您的位置 : 如说吧 > 管家婆爆特精版资讯 > 黑帝的慵懒妖后素色_黑帝的慵懒妖后素色管家婆爆特精版阅读

黑帝的慵懒妖后素色_黑帝的慵懒妖后素色管家婆爆特精版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黑帝的慵懒妖后管家婆爆特精版,这本管家婆爆特精版是描写唐秋月,萧统,萧琼华之间故事的管家婆爆特精版,该管家婆爆特精版作者是素色,苦逼女的乱世奋斗史,穿到战火纷飞的乱世,忍了。附赠个独眼龙正太老公,我再忍!谁知道刚过去就把太子腿弄瘸了,然后公公想杀她,婆婆要她出家,老公不信任,小三来欺压,连敌人都不远万里、千里迢迢来绑架、。全都当她好欺负么、?当前世的迷茫和心结都全都褪去,所有的不甘和渴望全部爆发,她将如何抛开顾虑和隐忍,将欺她的,辱她的,、触她底线的全都一一还击!“贱妇,我再容不下你!”*

001苍白的少年

正是寒冬腊月的时节,即使是地处江南水乡,也赶不走严冬的酷寒,反而因为水汽的丰沛而使得天气更加湿冷,那种冷,似乎能够透过厚厚的衣裳,透过薄薄的皮肤,一直浸入到五脏六腑里面去。

唐秋月斜斜地坐在圆形的软垫上,一半臀部着力,双腿笼在繁复重叠的衣料里,微微蜷着放在身侧,上身懒洋洋地趴在矮矮的小案上,一手支着头,另一手翻着厚重的竹简,费力地辨认着上面的字迹。

门外传来细碎的女声,并没有因为她的存在而刻意去压低,让唐秋月可以清楚地听见话语之间潜藏着的倨傲和轻蔑。

“不过是长得漂亮些,又是个胆小的闷性子,还真以为成了王妃就是飞上枝头的凤凰了呢,要不是二郎开口,指不定还能不能轮到她呢。”

另外一个略显温柔的声音,细细的声音带着娇嗔的甜,却藏不住那从内而外发出的幸灾乐祸,“二郎也没有指望她能办成什么事儿,这不是让咱们姐妹过来了么?”

“说了也是,虽然王眇了一目,只是瞧上去仍然那么俊美,若是能得他的眷顾,我死也愿意了。”

“说什么死不死的?你忘了二郎跟咱们说过什么了?徐家如今日渐式微,所以才想了法子让徐娘子拜为湘东王妃,只是那是个没用的,所以徐家兴盛的希望也就落到咱们姐妹头上了,往后好好伺候王,荣华富贵岂不唾手可得?”

“阿妹说的是,阿姐受教了,只是听闻王文采斐然,甚爱诗才,阿姐还是先回屋琢磨一番的好,阿妹且在这伺候着吧。”

柔和的声音带着笑意,只是其中语意毫不退让:“这就是阿姐的不对了,阿妹的文采可是没有阿姐好,更加需要琢磨才是,而且咱们姐妹原先说好的约定,阿妹可是已经帮阿姐顶替过许多时辰了。”

“你何时帮我顶替了……啊,那是王!”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,只远远地听见有行礼跪拜的声音,唐秋月只当没听见,直到没一会儿有脚步声匆匆踏入殿内,门口的光亮被遮了大半,是那个柔和声音的侍女,“夫人,王来了。”

唐秋月慢慢地抬起头朝门口瞥过去,目光在站在门口的少年脸上一绕,立刻就明了此人的身份了。懒洋洋地正了正身子,将面前的竹简卷起来丢到一边,这才抬起头来,对少年道:“王请坐。”

少年的身量大概一米五左右,身材偏瘦,身着一身紫色的宽袖长衫,门口的寒风吹拂而过,衣袖飘扬,那细瘦的少年仿佛要在下一刻被风卷走一般。

他慢慢地走了过来,伸手微微提起层叠的衣裳,在她的对面的垫子上跪坐了下来,唐秋月在他倾身的时候闻道了他呼吸之间淡淡的酒香,想了想便侧头朝站在旁边当柱子的侍女道:“去备些浓茶来,给殿下解解酒气。”

“是。”立在一边候着的侍女低眉顺眼地去了。

少年有些惊诧地抬起头来看向她,唐秋月这才又机会细细打量他的眉眼,瘦削的脸型,不过还是个少年就已经开始形成锋利而明显的轮廓,标准的凌厉的剑眉,眼睛却是大而圆的杏眼,冲淡了眉毛带来的凛冽之感。

薄唇,唇色带着不健康的苍白,此时微微抿着,透出孤傲的倔强的意味来。肤色白皙至几近透明,整张脸都是淡漠而纯粹的颜色,让他看起来带着寂寞而飘忽的凉意,很有点不真实的感觉。

少年一动不动地任由唐秋月打量着,许久还是慢慢垂下眼,长长的睫毛掩盖下去,避开了她的目光。

唐秋月的目光也随即垂下来,移到了他自然摆放在双膝上面的双手之上,依然是苍白的颜色,连指甲上透出的粉色都浅淡到几乎看不出来,“王此来,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少女清脆甜美的嗓音,音调却是淡漠而平静的,尾音被略略拉长,混着空荡荡的寝殿的回音,奇异的悦耳。

对面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,慢慢地开了口:“阿奴的伤既是好了,那明日便同我一起去看望太子大兄吧,他为了救你也伤了身子……”

语意未尽,唐秋月却蹙起了眉头,看着他微皱的眉峰和闪烁的目光,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好的预感,“太子大兄可是伤的很重?”

少年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长长的睫毛安静地盖住了他有些冷冽的眸光,“宫医说怕是往后行走不便。”

唐秋月皱了眉头,心思却在快速地转动着,她来了,当真是已经改变历史了吗?即使,其实她并没有想要去改变历史的意思?

那个被后世所传“美姿貌,善举止”、“丰神俊秀,惊采绝艳”的男子,居然因为她的到来就这么给弄瘸了?

历史上她这个身子的主人在大婚之日出现异象也是有记载的,可是太子却并没有因此受伤,而且更让她疑惑的是,明明是太子殿下并不是新郎,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弟弟的大婚现场呢?

不,还不是现场,而是花轿还没有入城的时候,也就是他的新郎弟弟去城外迎接花轿的时候,关键问题就在这里,他身为新郎的哥哥,为什么也要同行去迎接新娘?

根本说不通不是吗?

可是,事已至此,她根本就是推卸不了的,“那,可是需要我准备些什么?”

少年抬眼来看向她,一直眼睛灰暗无神,目光呆滞,另一只眼睛却幽若深潭,目光清冷,“不必,只是记得不要失礼便可。”

唐秋月自然是顺从地应了下来,“是。”

气氛又冷了下来,少年沉默了一会儿,见对面的唐秋月没什么说话的打算,半晌,终于站起身来,紫色的袍裾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下去,仿佛堆叠的流云片片飞散,“我走了。”

唐秋月见他说完话却仍是站定了身子不动,便礼貌性地起身,“送王。”

少年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的头顶,好一会儿,才一步步走出门去,速度明显比来的时候要快了许多。

唐秋月见着也只是弯了弯唇角,真是个别扭的孩子,瞧着他的背影在门边一闪而没,便又重新坐了下来。

“夫人……”侍女捧着茶盏过来,一见就剩了唐秋月一个人,目光透出赤果果的失望。

唐秋月的目光在她明显更换过的色彩明艳的衣裙上转了一下,然后随手朝她挥了挥,宽大的衣袖随着她的动作舞动若波浪,“下去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不去理会侍女那明显带着愤恨和不服的姿态,唐秋月兀自盯着小案上那个吞吐着袅袅香烟的小巧精致的熏炉,渐渐地出了神。

黑帝的慵懒妖后

黑帝的慵懒妖后

作者:素色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苦逼女的乱世奋斗史,穿到战火纷飞的乱世,忍了。附赠个独眼龙正太老公,我再忍!谁知道刚过去就把太子腿弄瘸了,然后公公想杀她,婆婆要她出家,老公不信任,小三来欺压,连敌人都不远万里、千里迢迢来绑架、。全都当她好欺负么、?当前世的迷茫和心结都全都褪去,所有的不甘和渴望全部爆发,她将如何抛开顾虑和隐忍,将欺她的,辱她的,、触她底线的全都一一还击!“贱妇,我再容不下你!”*

管家婆爆特精版详情